6.0

2022-08-30发布:

男生身下是我的熟妻(全)

精彩内容:

(1)
  下午一點多,獨自忙完了店鋪裏的業務,關閉了店門,走出商場。妻子已經
離開一整天了,對外是說,年底到了,妻子外出收帳,但只有我知道,賢惠美麗
的妻子現在正在哪裏,做著什幺。
  走在路上,心裏想著那一張張計算機裏男生們所傳來的圖片上,那被深色膚
色的年輕男性軀體所圍繞的熟美的白嫩胴體,悸動的心緒就無法平複,一天中,
我無數次將白色的液體噴灑在播放著傳來圖片的計算機屏幕和鍵盤上。
  踩著步道板上的碎雪,伴著腳下「咯吱、咯吱」的聲響,來到了一家位于哈
市某小區裏的燒烤店,由于天氣和時段的原因,長條型的餐區裏十幾張台子只有
叁、四桌客人,雖然店內的暖氣很熱,但空曠的大堂和外面淒冷的天氣輝映著,
還是給人一種寂寥蕭索的感覺。
  這家店我已經來過幾次了,餐區裏每個台位之間都用半人高的北方紅磚以矮
牆式的隔斷分開,既體現了獨特的裝飾風格,又保證了就餐的私密性。我選了一
張靠窗的位子坐了下來,隨意地點了幾樣燒烤和兩瓶啤酒,拿出煙盒,點燃了香
煙,上身靠在背後的隔斷上,一邊吸著煙,一邊平複著悸動的心緒。可能是心理
原因吧,盡管餐區裏的暖氣很熱,但我的雙手一直感覺是涼涼的,微微顫抖著。
  我一手夾著煙,一手端起酒杯,小口的品味著啤酒的滋味,望著飯店窗外對
面的一棟居民樓,二樓左起第四個,在白天還緊拉著米色窗簾的窗口。雖然兩棟
樓之間的距離有二十米左右,但用心的我還是清楚地看到,那緊拉著的窗簾在時
快時慢的不停地抖動著。
  我清楚地知道,窗後是兩幅米色的、寬大阻光的絲絨落地窗簾,在窗簾後不
到半米距離的深褐色實木地板上,橫擺著一張寬大的席夢思雙人床;我還知道,
窗後的房子是一套兩室一廳,帶衛浴的,裝修高檔、設施齊全的舒適出租房;我
也知道,裏面的租戶是兩個在校就讀的二十叁、四歲的大學男生。
  我之所以知道得這幺詳細,是因爲我自己還有帶著妻子一起去過幾次,而我
現在坐的位置,也是房裏租住的一個男生向我推薦的。從我所坐的位置,可以清
晰的看到那套單元房的窗口,我美麗豐滿的妻子,現在也正和我隔著幾十米的距
離,身在這套大學男生租住的單元房間裏。
  隨著對面二樓窗口不停抖動著的窗簾和指尖袅袅升起的煙霧,我的思緒也緩
緩地飄逸著,從前的一幕幕又清晰的浮現在我腦海中……
  我叫趙山,今年叁十七歲,一米七十多的身高,一百四十斤的體重,雖然不
算壯實,但陰莖生得特別粗大,性欲也特別旺盛。處對象和剛結婚那會兒,基本
上每天都要操妻子最少兩次。
  婚後,我和妻子一起經營著一間食品批發店,孩子由父母照顧。店裏的生意
不錯,我們夫妻感情也很好,空閑時間也很多。結婚十多年了,只是現在在性愛
上就有些索然無味、按部就班了,有時一周也做不了一次愛。
  妻子很賢惠,空閑的時候都是在收拾家務,而我由于一顆心都在妻子身上,
也不喜歡出去閑逛,所以基本上都是在計算機前上網。幾年前的一個偶然機會,
我從和一個網友聊天的過程中,第一次接觸到了淫妻交換這個名詞,當時聽著網
友描述如何讓同好去勾引自己妻子的過程,我久無反應的陰莖竟然不覺間勃起了。
  當時也沒深談,但就是這幾句簡單的交流,就讓我在當天夜裏把妻子酣暢淋
漓的操幹了一次。我當時的腦海裏不斷地想象著陌生男人操幹妻子的景像,心裏
充滿了酸澀刺激的感覺,下體的陰莖被腦中的景像刺激得挺立粗大,快速的抽插
著妻子水滑柔嫩的陰道。
  那天,我第一次大力拍打了妻子寬大圓潤的臀瓣,第一次用「婊子」、「騷
貨」辱罵了妻子。我也感受到妻子在我動作和語言的刺激下,陰道內的悸動……
激情過後,我汗水淋漓的趴伏在由于激烈性交而沉沉睡去的妻子那成熟豐滿的胴
體上,大口的喘息著,回味著高潮的余韻。
  從那天晚上起,我就走入了淫妻老公的行列,並沉迷于淫妻所帶來的刺激與
快感中。通過一段時間的接觸,以及與淫妻同好的交流,我了解了自己的興奮點
在于感受妻子被男人猥亵和操弄時的快感,而且妻子被男人淫弄的過程越深入、
越隱晦,我就越興奮,從此我就開始了自己享受淫妻快感的旅程。
  我妻子比我小兩歲,今年叁十五,一米六九的身高,體重一百五十斤,屬于
白皙豐滿類型的熟女。披肩長發,大部份時間都是盤在腦後,乳房豐滿,臀部圓
潤,皮膚特別好,白嫩光滑。在燈下觀賞妻子的胴體時,皮膚上好似有一種珍珠
般的光澤,撫摸上去有一種絲綢一樣的光滑溫潤的質感——這是操過我妻子的單
男們的一致評價。
  鵝蛋圓的臉型,細眉豐唇,長相完美地契合了當下熟女人妻的標准,這也是
單男在與妻子深入交流後給出的評價。雖然妻子接觸過不少單男了,每次或我陪
伴,或她獨自,但每次知道妻子被男人猥亵賞玩時,我都悸動不已。
  但這次是妻子出門時間最長的一次,以前最多就是在外面過夜而已。之前的
幾個單男都在叁、四十歲左右,這次幾個男生是妻子第一次接觸,比自己小十多
歲的單男。以前基本上算是與同齡人交流,但這次送妻子來時,妻子第一次有些
猶豫徬徨了。方式也是最新穎的一次,雖然我不在現場,但每天男生們都會把實
時的圖片和現場的情況,用文字在網上與我交流。
  通過交流我得知,兩個男生這天都請了假,一整天除了外出采購和娛樂,其
它時間他們都與妻子都在房內不停地做愛,而且房內的家務和做飯都是妻子打理
的。就是在這時,妻子也不能幸免,有兩張圖片就是照的妻子在趴著擦地和站著
炒菜時,半裸著被男生從背後位插入時的畫面。
  「大哥,您的燒烤完事了。」上菜服務生的話語拉回了我飄飛的思緒。
  我摁滅手間的煙頭,笑著點頭,示意服務生把烤品放在餐桌上。這時是下午
兩點左右,可能是由于天氣的原因,餐區內算上我只剩下兩桌客人,服務生上好
菜後就回後廚坐著聊天去了,餐廳內的氛圍顯得靜谧而冷清。
  「我到樓下燒烤店了。」我用手機發了一條短信,然後就一邊吃著燒烤,一
邊等待著。
  二十多分鍾以後,隨著店門的響聲,伴著室外一股清冷的空氣,一個男生跺
著腳走進燒烤店裏。男生一邊把羽絨服的帽子摘到腦後,一邊快速的搓著被冷風
吹紅的雙手,用目光在餐廳內四下張望著。
  我擡眼望去,正是對面二樓出租房裏的兩個男生之一,叫王強。
     ***    ***    ***    ***
  王強是吉林人,在學府路上的一所大學念大二,其他叁人也是附近大學的學
生。兩人中,我最先認識的就是王強。本來學校是有宿舍的,但是他們爲了平時
玩著方便,所以就一起在外租了這套房子。兩個人的家境,在他們當地不是幹部
就是經商,所以經濟方面兩人都很寬裕,他們不但選擇了這套地段、裝修都不錯
的房子,而且裏面的電器和家具都是兩人攤錢買的。
  我第一次去他們的房子時,是王強邀請並帶我去的,當時另一個人因爲上課
等原因,正好沒在。他們租住的是一套兩室一廳、寬大衛浴的單元房,進門是一
道玄關,左側是廚房和保溫陽台,右側是客廳,客廳正對著就是兩間臥室和洗手
間。整間屋子雖然裝飾風格老一些,但裝飾材料都不錯,深色系的裝飾風格給人
一種舒適溫馨的感覺。
  電器和家具倒沒有讓我太多關注,主要是那間關著實木屋門的小臥室。進屋
後王強把我讓到客廳的轉角沙發上坐下,然後從客廳的吧台裏拿出兩罐啤酒,遞
給我一罐,我們就坐在沙發上閑聊著。
  「趙哥,給你看看我們哥幾個置辦的好東西呀!」聊了一會,王強神秘的對
我說。
  「哦,那得看看。方便嗎?」王強說話時猥瑣神秘的表情,激起了我的好奇
心,畢竟浸淫日久,我了解只有在聊到與性有關的話題時,男人才會出現這種表
情,這也是一種心有靈犀吧!
  「呵呵,趙哥客氣了,以後我們要和嫂子親近親近,還得靠你關照呢!」
  王強之前看過我提供的妻子的生活和性愛照片,深深的被我妻子渾身散發的
熟女風韻所折服了,所以爲了有朝一日能一親芳澤,對我是恭敬有加,只是一提
到我妻子時就掩飾不住眼裏綠色的火光。而我每次感覺到王強對妻子的欲望時,
總是渾身被一種酸澀渴望的感覺所圍繞,心裏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刺激。
  王強一邊說著,一邊和我先後起身,來到右側小臥室的門前,王強向下扭動
把手,往裏側推開屋門,在光線明亮的客廳對照下,小屋裏一片漆黑,沒有一絲
光亮。王強回頭看著我疑惑不解的目光,「嘿嘿」一笑,伸手在裏側門框的右邊
一按燈光開關,屋內吊棚四角四盞乳黃色的小射燈頓時亮了起來。
  我隨著王強走進這間二十多平米,正方形的臥室。雖然室內射燈的光線還是
昏暗,但看清屋內布置是沒問題了,而且昏暗的燈光也增加了屋內暧昧的氣息。
我站在王強身旁,四下的打量著小臥室裏的裝飾和布置。
  在屋內塑鋼窗的位置,被一整幅寬大的長方形油畫把整個室內的外來光線都
阻擋在了室外,如果不開燈的話,那室內真就是一片漆黑。油畫是一幅人物畫,
一個穿著碎花和服、被捆乳綁臂的熟女半裸著跪坐在榻榻米上,熟女豐滿白嫩的
肉體被麻繩勒得鼓脹挺立的乳房,和服下半裸出來疊壓在一起的肉感大腿,配上
室內昏暗暧昧的氣氛,給我以強烈的感官沖擊。
  我下意識的走近兩步,在我的腦海中,妻子的容貌竟然與畫中的誘人熟女重
合了起來,想象著妻子衣衫半裸,被捆綁著讓男人賞玩揉捏的樣子,我的心裏燥
熱難耐。
  「趙哥,趙哥……怎幺了?」王強用手拉了一下楞神的我,關切的問著。
  「哦,呵呵,沒事。這幅畫很好呀,有創意。」
  「哦,呵呵。」王強意味深長的了然一笑:「這是胖子那小子他爸的,他爸
做生意,就喜歡玩女人,這小子看著好玩,就讓他給順來了。」
  胖子是四個男生之一,名叫孫虎,家在滿洲裏,家裏做邊貿生意的,胖子是
他的外號,人長得白白胖胖。隨著王強的介紹,我的目光從擋窗的色情油畫上移
開,開始打量著這間他們幾人精心打造的房間。
  這間屋子天棚是茶色玻璃吊頂,寬大的茶色玻璃把室內的景物清晰的倒映在
天棚上,四周的牆壁都是用粉紅色的壁布包裹著的。地板上不同于外間,鋪的都
是暗紅色的泡沫地板。在門後靠牆的位置擺放著一張鋼管式的單人床,上面沒有
被褥,只有一張碎花的席夢思單人床墊。
  在裏側床頭的位置擺放著一個長方形的條形床頭櫃,櫃體由叁層長方形的大
抽屜組成。在屋子的中間擺放著一組黑漆鋼管的長方形框架,框架高兩米左右、
寬半米,在框架鋼管的各個位置上還固定有很多個黑色的圓環,我看出這就是玩
SM吊挂捆綁用的。
  「趙哥,你看這些裝備如何?」王強走到床頭櫃前,把叁個大抽屜一下都拉
了開來。抽屜裏分門別類的裝滿了各種繩子、性愛玩具、情趣內衣、催情藥等。
  「趙哥,怎幺樣,能讓嫂子舒服不?」王強看著我,嘻笑的問著。
  「呵呵,現在的男生挺會玩呀!」
  「趙哥,這間屋子的六面,我們都讓人做了隔音處理,就算裏面爽翻天,外
面也聽不到,絕對安全。」
  閑聊著,我又和王強在客廳坐了一會,就起身離開了。這是我第一次去他們
的房子走動。
     ***    ***    ***    ***
  看著正在四下張望的王強,我擡手揮了揮:「哥們,我在這。」王強聽到我
的招呼,連忙笑著走到我對面:「趙哥,不好意思,來慢了,久等了。呵呵!」
說著就坐在了我的對面。
  「沒事,我正好坐在這裏吃點東西。呵呵,怎幺才過來?」從王強他們租住
的單元樓過來,就是再慢,十分鍾也到了。
  王強摸著頭發,「嘿嘿」的笑著:「趙哥別介意,嫂子的身子真是太嫩了,
愛不釋手呀!中午吃完飯,胖子就把嫂子抱到大屋的床上操起來了,這小子吃了
藥,玩到快兩點才從嫂子身上下來。他媽的,憋死我了。」
  王強沒注意到我的左手已經從桌面上拿到了桌面下,大口的喝了一口啤酒,
繼續說道:「我看見他從屋裏出來,就馬上鑽進屋,我操,嫂子在床上頭朝著窗
簾,大白腿劈著,屄口張著,精液都流出來了。我哪受得了呀,脫下褲衩,就把
嫂子翻個身,壓著嫂子的大白屁股就操上了。嘿嘿,嫂子屄裏又滑又暖,屄肉還
一縮一縮的,操得真他媽爽!」王強邊撸著串,邊給我講述著他們下午輪奸妻子
的過程。
  其實不用他說,我也猜到了,因爲我聞到在他身上還隱約的散發著妻子陰部
特有的尿騷味,畢竟我操了妻子十幾年,這種味道就是再淡,我也是很敏感。
  「這不,接到趙哥你的短信,我趕緊放了一炮就跑來了,我出來時,胖子這
貨又進屋裏了。嘿嘿……」
  聽著王強的講述,我桌下的手已經拉開褲鏈,伸進保暖褲裏撸動著腫大的陰
莖,我彷彿看到孫虎那二百多斤的身子在妻子身體上壓迫沖擊的畫面,而豐滿的
妻子則被奸淫得連求饒的力氣都沒有了。
  正在我和王強聊天的時候,店門響動,妻子在孫虎的攙扶下走了進來……

                (2)
  孫虎攜著我的妻子走進燒烤店,妻子上身穿了一件低開大翻領,下擺齊臀的
紫黑色貂皮外套,外套下豐滿的大腿裹著薄薄的黑色絲襪,膝蓋以下是一雙黑色
的女士高腰高跟皮靴。妻子平時總是盤起的栗色長發,現在則是一款波浪式的發
型,燙著大卷,披散在貂皮外套的衣領上。光潔圓潤的額頭,細細的彎眉,長長
的睫毛下,春水蕩漾的杏眼,精致小巧的瓊鼻,塗著豔紅色唇膏的豐唇,鵝蛋型
臉龐的白嫩肌膚上,泛著紅暈的兩頰。
  在貂皮外套大翻領中間裸露出的白皙的深深的溝壑,讓我的眼前一陣迷離。
我彷彿看到妻子眼角原來因爲年齡的關系,眼角泛起的幾絲魚尾紋都已經消失不
見了,妻子現在性感誘人的樣子,使我始終無法與兩天前穿著典雅、賢淑端莊,
叁十多歲人妻的形象重合在一起。
  「呵呵,好哇,趙哥,實在不好意思,都是我耽誤了,讓嫂子下來晚了,我
自罰一杯。」孫虎看到我後,松開了攜著妻子的手臂,親近而歉意的和我打著招
呼,說罷,端起王強面前斟滿啤酒的口杯,一飲而盡。
  孫虎二十一、二歲,一米八幾的身高,圓圓的肉腦袋,剃著寸頭,濃眉小圓
眼睛,短鼻梁,一雙厚長的嘴唇,長得白白胖胖,二百多斤的體重,雖說長得身
高體壯,但長相給人一種憨厚直爽的印象,正好與王強瘦小圓滑形成了對比。
  「呵呵,沒事,我和小王也坐著,沒耽誤吃。」
  說笑間,妻子坐在了我的身邊,孫虎和王強並排坐在我們夫妻的對面。我們
四人隨意的聊著天,在外人看來,就象是哥嫂和兩個弟弟在聚餐閑聊一樣,只有
我們的心裏清楚,就在不久之前,兩個弟弟的雞巴還在性感誘人的嫂子的下體之
中縱橫馳騁……
  我一手夾著王強遞過來的香煙,一手伸進妻子的貂皮外套裏面,隔著絲綢材
質的內衣緊緊地摟著妻子肉感溫軟的腰肢,把妻子的上身緊緊地貼在我的身側。
鼻腔裏充斥著妻子身上濃濃的玫瑰香水味道,妻子以前身上灑的都是茉莉清香型
的香水,但今天妻子豔紅的唇膏、指甲油、濃重的香水味,顯然更符合我心裏淫
妻的形象。
  我的視覺和感官被妻子性感的裝扮撩撥得亢奮不以,刺激得我加重了在妻子
腰間揉搓的那只手的幅度和力度。一想到就在不久之前,妻子還用她的肉體去迎
合和滿足著坐在我們對面那兩個男生的揉搓和性欲時,我的心裏一瞬間充滿了嫉
妒和酸酸的不平。
  我突然大力地扭掐著妻子腰間的嫩肉,心裏充滿了淩辱與發泄的快感,『陳
淑娴,你這個賤貨、騷屄、婊子,掐死你!』我的手扭動著妻子腰間的嫩肉,心
裏憤憤的想著。盡管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默許和促成的,但也平複不了心中淩
辱與報複妻子的欲望,一瞬間,我彷彿感到了淫妻交換的本質在哪裏了。
  妻子由于感受到了我手間傳來的暴虐,但無奈上身被我緊緊的摟著,只能在
我的身側無助地小幅度不停地扭捏著豐滿的身體。「嗯……老公,不要……痛,
嗯……」妻子低著布滿紅暈的美麗臉頰,小聲的不停地呻吟和哀求著我。看到妻
子痛苦羞澀祈求的模樣,我心裏無比的快慰與滿足,充滿了欲望發泄時的舒暢。
  「呵呵,還是大哥會玩呀!」看見妻子在我懷裏扭捏著,王強調笑道。
  「呵呵,那是,好玩不過嫂子嘛!」孫虎也湊趣道。
  被他倆調笑的我也有些不好意思,松開妻子外套下扭著的手指,用手心爲妻
子揉著,「老婆,對不起,我太激動了。」我貼著妻子的耳畔,輕聲的說著。
  「沒事,老公,我知道你喜歡這樣。」妻子吐著熱氣,在我耳邊呢喃細語的
回應著我,然後扭頭對著兩個男生說道:「你們還不如你們姐夫呢,這幾天都折
騰死我了。」孫虎和王強摸著鼻子,低頭笑著。
  這兩個男生,平時的時候與網上和操女人時截然不同,顯得很拘謹和彬彬有
禮,這也是我爲什幺放心讓妻子和他們在一起兩天的原因,畢竟這只是玩玩,誰
也不會把自己的妻子交給真正的流氓。
  「啊……」忽然妻子渾身一緊,一聲低呼。我低頭一看,坐在對面外側的孫
虎正低下身,在桌下伸出胖大的雙手把妻子垂在座位下的一條美腿擡了起來,然
後順勢脫掉了妻子的高跟皮靴,把妻子裹著黑絲的小腿放在他並攏的大腿上,手
裏不停地把玩揉搓著妻子的玉足,並拉開了褲鏈,掏出他腫脹勃起的粗短雞巴,
用妻子裹著黑絲的足心磨搓享受著,嘴裏還不時的「嘶嘶」不停地唏噓不已。
  「操,你真他媽會玩這個騷貨。」王強看到孫虎玩弄猥亵著妻子的玉足也雞
癢難耐,學著孫虎的樣子把妻子的另一只腿擡起,在桌下褪掉皮靴,掏出雞巴用
妻子的黑絲美足淫弄起來。
  「啊……討厭呀,這是在外面,求求你們了,快松開……」妻子感到從腳心
和腿間傳來的一陣陣堅硬和溫熱,伴隨著陣陣酥麻的感覺,在燒烤店的餐廳內羞
澀的不斷地祈求著兩個裸露生殖器的男生。而妻子的難堪和祈求更激發了兩個男
生淩辱熟女的欲望,不理妻子低聲的哀求,快速的在妻子的美足上磨蹭著散發著
尿騷味的細長和粗短的雞巴……
  被兩個男生玩弄的妻子不停地扭動著身子,無奈雙腿被控,力氣又沒有男生
們大,只能嬌喘呻吟的扭捏著,緩解著從腳下傳來的陣陣酥麻。「老公,啊……
嗯……快讓他們停下來,會被看到的。啊……」妻子已經從和我並排變成了側摟
著我的姿勢,並不斷地祈求期盼著我,把她從這尴尬羞恥的境地中拯救出去。
  看著兩個玩得正嗨皮的男生和嬌喘呻吟不止的妻子,我淫弄妻子的性趣也被
勾了起來,我一手摟著妻子的腦後,與妻子濕吻著,一手伸進妻子的腿間,隔著
絲襪磨搓著妻子的陰戶。這時我才感覺到,原來妻子的褲襪裏沒有穿內褲,薄薄
的褲襪阻擋不了妻子的春情,我的手掌裏一片滑膩。
  「騷貨,快給我撸雞巴,快。」我挪開吻著妻子的雙唇,命令著意亂情迷的
妻子,「啊,不要……老公,旁邊有人,會被看到的。」妻子喘息著哀求我。
  「操,看到怎幺了,我又沒操你屄。你撸不撸?嗯?」說著,我磨搓著妻子
陰戶的手掌在妻子陰蒂的部位一陣快速的搓動。
  妻子在我的淫威下,嬌羞的放下一條摟著我脖頸的玉臂,溫暖的小手伸進我
敞開的褲裆,找尋到挺立的雞巴,上下的隨著我磨搓她陰戶的節奏套弄起來……
  「嗤啦~~嗤啦~~」兩聲微不可聞的聲響引起了我的注意,對這種聲音我
太熟悉了,這是絲襪被撕裂所特有的聲音。原來是孫虎兩人把妻子腳下的褲襪在
腳跟部撕裂了一個圓洞,然後把勃起的雞巴塞進絲襪的漏洞裏上下的套弄著,一
邊享受著絲襪的順滑摩擦,一邊享受著妻子光滑腳心的嫩肉,嘴裏「嘶嘶」不停
地唏噓不已。
  外面由于冬天的原因,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燒烤店裏橘黃色昏暗暧昧的燈光
下,一個豐滿性感的熟女,正用身體滿足著自己老公和兩個比自己小十多歲的男
生的性欲,自己也被撩撥得嬌喘婉轉,「啊……啊……」的低吟淺唱,和野獸發
情般的「嘶嘶」低吼交織萦繞在燒烤店的大堂溫暖暧昧的空氣中。
  公衆場合的淫亂加速了高潮到來的進程,十多分鍾之後,隨著幾聲吼嘶的低
叫,我和兩個男生先後在妻子的手心、雙足射出了濃淡不一的黏稠液體,而妻子
也在一陣痙攣後癱軟在了我的懷裏。
  「呵呵,趙哥,不好意思,情緒上來沒控制住。」王強歉意的對我說道,但
我在他的眼神裏分明看到了淩辱熟女發泄後的舒爽。孫虎則體貼的爲妻子穿上了
靴子,只是絲襪裏殘留的精液也被妻子踩在了腳下。
  妻子從手包裏找出紙巾,細心的爲我清理褲子裏的液體,「呵呵,沒什幺,
你們嫂子的高潮好像比從前來得快了。呵呵!」我享受著妻子細心的擦拭,與男
生們隨意的閑聊著。
  一提到妻子的高潮,我感覺到妻子的動作明顯的一滯。而孫虎則「嘿嘿」的
憨笑著:「趙哥,我們每次操嫂子的屄時,都要在嫂子的騷屄上抹上一種外塗的
催情膏。女人的屄一粘上這藥就又熱又癢,不知道是不是這個關系?嘿嘿!」孫
虎說完,嘻嘻的賤笑著,而妻子則羞得低著頭。
  談笑間,已經晚上七點多了,這時我感覺到尿意,就和他們哥倆打過招呼向
廁所走去。我剛對著便池掏出雞巴,王強也站在了我的旁邊,我們一邊抖落著雞
巴,一邊閑聊著。
  「趙哥,嫂子真他媽騷,操嫂子真享受。嘿嘿!」由于知道我的癖好,王強
聊天中也少了很多顧忌。
  「呵呵,唉,就是老操,都沒意思了。」我收起雞巴,與王強在廁所裏閑聊
起來。
  「趙哥,嫂子如果出去賣屄一定很刺激。嘿嘿!」王強淫笑著看著我。
  「哦,就怕出事。」我說。
  王強看出我的意動,接著說道:「趙哥,一會兒我們帶你們兩口子去個洗浴
呀!放心,浴池老板是胖子他爸的朋友。嘿嘿!」
  想象著端莊賢淑的妻子被不同的男人壓在身下性交的情景,我的心裏就一陣
悸動,我和王強勾肩搭背的攙扶著走出燒烤店的廁所……

                (3)
  舒爽過後,我摟著妻子的後背,頭靠在身後的隔斷上喘息著,平複著妻子爲
我手淫射精所帶來的快感,我的鼻腔裏充斥著妻子身上香水和男女體液混合的味
道。王強和孫虎兩人也靠在身後的隔斷上回味著用妻子裹著黑絲的美肉足交所帶
來的快感,只是他們的雞巴在射精過後已經軟趴趴的從妻子腳底絲襪的破洞裏脫
了出來,但他們雙手還是抓著妻子的腳腕不肯松開。
  「啊!討厭,快松開呀!」幾分鍾之後,回複意識的妻子低聲驚叫了一下,
只是插在我褲裆裏捂著我疲軟雞巴的手因爲裹著我射出的精液,妻子怕一松手,
精液就會弄髒我的褲子,所以另一只手馬上從我的頸後抽出,忙亂地去抽桌面上
的紙巾。
  王強和孫虎也反應過來,在熱心的遞給妻子一疊紙巾後,也各自抽出一疊握
在手裏從妻子腳底絲襪的破洞塞進去,爲妻子擦拭著腳底的黏稠。只是在這個過
程中又不停地揉搓挑逗著妻子,不停地在妻子的小腿和美足上揩著油……
  「啊……嗯……討厭……」妻子則是一邊用紙巾擦拭著白嫩的玉手,一邊被
兩個男生猥亵的動作弄得嬌嗔不已。一邊忍受著腳底上傳來的陣陣酥麻,妻子一
邊細心的爲我清理著拉煉裏欲望發泄後的痕迹。
  「啊……不要摸了,討厭……」妻子一邊努力地抽回被王強和孫虎握住的腳
踝,一邊嬌叫著把擦拭我精液的紙巾扔在兩個低頭摸索的男生頭上,王強和孫虎
也覺得玩得差不多了,不好意思的沖我們憨笑著,手忙腳亂的幫妻子在桌下把高
跟皮靴穿在妻子殘留著精液痕迹、露著破洞的黑絲美足上。
  在王強和孫虎的幫助下,妻子穿好皮靴,又在座位前站起身來,整理著外套
和腰上的薄呢短裙,之後又跺了跺腳上的高跟皮靴、用雙手摟一摟齊臀的呢子短
裙,才又坐了下來。
  「你們兩個就會折騰我,弄得腳下感覺怪怪的,出門時才新換的褲襪,這下
又糟蹋了。不理你們了!」妻子坐下後拿出化妝鏡,一邊修飾著妝容,一邊埋怨
著王強和孫虎。
  「呵呵,嫂子你這可就是冤枉我們了,你敢說剛才你下面沒濕?嘿嘿!」王
強賤笑著調笑妻子。我看到王強瞅著妻子的目光充滿了審視和欣賞的味道,雖然
妻子現在坐在他們的眼前,穿著衣服,可是對于他們來說,妻子肉體的每一個細
節都已經探究和品味過了,所以我知道在他們的眼中,妻子穿不穿衣服都沒什幺
分別了,對于妻子肉體的了解,我這個老公在他們面前並沒有什幺優勢。
  「趙哥,不好意思,酒喝多了,那啥就多,嘿嘿,我去趟廁所。」孫虎起身
對著正和王強閑聊的我打招呼。
  「呵呵,理解,沒事,快去吧!」我雖然與兩個男生共享了妻子的肉體,但
對于他們卻還是有著一種兄長般的關懷,所以也回應著已經起身的孫虎。
  「哎,我一會就回來。」孫虎看樣憋得不輕,跑去向了餐廳後面的衛生間。
  由于這是一家規模不大的燒烤店,所以衛生間的位置很靠後,也很偏僻,基
本上拐過彎後,餐廳就注意不到衛生間裏的動靜和情形了,而且裏面除了洗手台
和一面鑲在牆上的鏡子,在對面只有兩間薄木板做門的蹲便池了,空間很小,側
位到洗手台只有一米的距離,而且清理得也不多,裏面充斥著一股尿騷和煙草混
合的味道。
  燒烤店窗外的路燈已經亮了起來,伴隨著橘黃色的燈光,還飄起了紛紛揚揚
的棉絮狀的雪花。孫虎已經去了五、六分鍾了,估計是吐了,否則早該回來了。
  「老公,我去趟洗手間。」妻子估計也是尿急了,起身對我說道,然後放下
手包,搖擺著圓潤寬大的美臀,向燒烤店的廁所走去。
  我和王強又抽了支煙,妻子和孫虎還沒回來,被他們搞得我和王強也有了尿
意,這啤酒就是走腎,于是我和王強一起並排向廁所走去。來到廁所門前,王強
爲我推開那扇已經斑駁不堪的木板門,我們先後走進充斥著排泄物味道的廁所。
  這時,一陣陣男女交合時的呻吟和對話傳進了我們的耳中。我看著對面兩個
廁位,一間的門是虛掩的,只有一間是在裏面扣著的。
  「啊……不要再頂了,到頭了,太深了!啊……嗯……」妻子淫蕩的低淫聲
從扣著門的隔間裏傳了出來。
  「操死你!操死你!賤屄,陳淑娴,你這個老騷屄……」孫虎喘著粗氣,低
沉地回應著妻子的哀求。
  「啊……啊……啊……」妻子的哀鳴從裏面傳出,顯然孫虎粗大的雞巴又深
插了幾次。
  「操死你!剛才守著你老公,不是挺正經嗎?你媽的,還是在廁所操騷屄有
味道。呵呵!」
  「別說了,你操就好了,快些……啊!」孫虎言語的侮辱讓妻子肉體一陣痙
攣。
  「騷屄,裝什幺正經,忘了下午被我和強子一起操屄和屁眼嗎?說你是啥,
快點!」
  在孫虎的淫威下,妻子痛苦地回應著:「啊……我是騷屄,我是你們的老騷
屄……啊……小虎別折騰嫂子了,啊……別摳屁眼……啊……」
  隨著隔間薄木門的抖動,我和王強忘記了撒尿,聽著隔間裏男生和熟女淫亂
的對話,想象著裏面淫靡的畫面。我彎腰低頭從二十多公分寬的門下向廁所裏看
去,只見在便池的兩側站著一雙男人毛絨絨的小腿,腳腕處堆著褪下來的褲子,
正是孫虎今天穿的藍色運動絨褲。
  粗大有力的小腿還在不停地顫動,我想現在妻子一定被孫虎托著屁股抱著腿
彎,雙臂摟著孫虎的脖子,懸空的任由孫虎的雞巴肆意的插弄著自己的嫩屄。肉
體撞擊的「啪啪」聲一陣陣地從散發著尿騷味的隔間裏傳進我的耳朵。想到妻子
熟美的肉體挂在孫虎的身上被奸淫玩弄,我的心裏刺激不已。
  「啊……小虎,操死我吧!操死我,我的屄和屁眼都是你們的。啊……」妻
子無意識的淫叫著,配合著孫虎的奸淫。
  「小虎,啊……等會再操,我要尿了,快放下我。啊……」妻子忽然喊道。
  「嘿嘿,騷貨,尿吧,我又不是沒看過。上午我和強子不是還往你身子上尿
過了,然後你又往我們身上尿過了,然後我們在地板上操的你嗎?呵呵,操,快
尿。」隔間裏響起了孫虎暴虐的聲音和節奏忽然加快的肉體撞擊聲。
  「啊!」隨著妻子的一聲哀鳴,一股清亮的水流呲到了隔間便池的地磚上,
我感覺到幾滴水滴呲到了正在彎腰偷窺孫虎奸淫妻子的我——裏面那個正被男生
抱著插屄的女人的老公的臉上。我知道,那是妻子尿道中射出來的液體。
  隔間裏的奸淫還在繼續,而我由于彎腰的緣故,勃起的雞巴窩得難受,便輕
輕的直起身,王強也直起了偷窺的身體。我倆小心的走出洗手間,站在洗手間門
口,點燃了香煙,深吸一口,平複著偷窺妻子被孫虎奸淫所帶來的激動與刺激。
  「趙哥,你別介意,虎子就這個嗜好,喜歡往女人身上尿完了之後馬上趴在
她們身上緊壓著操。嘿嘿,他說這幺操刺激。」王強深吸一口煙,和我解釋著。
「呵呵,沒事。」其實估計他也知道我喜歡看妻子被虐的心理。
  十多分鍾後,洗手間裏傳來了隔間門打開的聲音,伴隨著「窸窸窣窣」整理
衣服的聲音,「唔……」妻子一聲低呼,估計是被孫虎舌吻著呢!幾分鍾後,門
一開,孫虎先走了出來,看到我和王強,先是一愣,然後尴尬的「嘿嘿」笑著:
「趙哥,讓你久等了。」我和王強向他身後望去,妻子正在理著外套下的短裙,
我們也沒理孫虎,越過他,又走進了洗手間。
  「啊!老公,你……」看到我和王強,妻子一聲驚呼,我和王強也沒理妻子
驚訝的問話,直接把洗手間的門關上,不由分說的開始撕扯著扒下妻子身上的衣
服。「啊!老公,不要……」妻子被我們的動作嚇得哀求不止,可是她的哀求更
激發了我和王強虐待奸淫眼前熟女的欲望,洗手間裏的尿騷味更使我們想要在這
種環境下與女人做愛性交和淫亂。
  在洗手間狹小的空間內,一盞燈罩內積滿灰塵的、散發著昏暗的乳黃色光線
的小型的吸頂燈的俯視下,一聲聲「啊、嗯」不停的女人魅惑的婉轉嬌吟,糾纏
著窸窣的衣物剝落和男人性欲亢奮所特有的粗重的喘息聲,和「啜啜」不斷響起
的嘴唇吸吻肌膚的誘惑聲音,回旋在洗手間充滿汙穢氣味的狹窄空間內。
  在洗手台上方那面幾乎占據了大半個牆面的茶色鏡子中,一個豐滿妖娆的熟
婦左右搖動著精致的面龐,躲避和徒勞的抵擋著,身體前後兩個緊夾著自己的男
人口舌的舔舐與親吻,栗色的波浪型長發隨著頭部的搖動來回地擺動,幾縷發絲
被浸出肉體的汗水淫靡地粘在秀麗的鎖骨和畫著濃妝的妖冶臉龐上……
  王強擡起撫摸著妻子被短裙包裹的豐滿臀肉的雙手,穿過妻子外套的下沿,
緊緊地用雙臂環抱住妻子軟肉溫暖的腰肢,把頭深埋在妻子從外套翻領中裸露出
的乳溝之中,伸出舌頭貪婪的舔舐吸索著。
  看著被王強控制住身體而呻吟不止的妻子,我收回從後背伸出撫摸著妻子柔
滑小腹和陰阜的雙手,一邊舔舐著妻子的玉頸和光滑的肩頭,一邊把妻子的外套
從上身脫了下來,扔在洗手台的一邊。
  王強見我把妻子的外套扒下了,就擡起舔吻妻子豐乳的頭部,撅臀彎腰把頭
伸進妻子羊絨襯衣的下沿裏面,吸吮享受著妻子小腹的柔滑。我則抓住妻子紫色
襯衣的下沿,擡起妻子滑嫩的雙臂,把低領襯衣由下至上的推離了妻子高舉並攏
的玉腕處,然後和擡起頭的王強左右交替的舔舐親吻著妻子散發著雌性氣味的腋
窩和高舉的上臂。
  妻子身上香水和汗液混合的氣味撩撥得我倆的雞巴隔著保暖絨褲高高的勃起
著,緊緊地在妻子下體的陰阜和臀縫部位頂靠著、研磨著,通過龜頭傳來的酥癢
舒緩著體內澎湃的奸淫女人的欲望。
  我伸出正在捏弄妻子左乳的手臂,把束縛著妻子手腕的絨衣拽下,柔軟的羊
絨襯衣好似現在被我和王強撩撥得柔若無骨的妻子一樣,遭我隨意地丟落在妻子
的外套上面。失去了絨衣的束縛,妻子滑嫩的雙臂頹然滑落在王強的肩頭。
  這時王強擡起頭,貪婪地舔舐著妻子白皙的脖子和圓潤的下巴,妻子左右徒
勞地躲避著王強口水對她白皙肌膚的塗抹,塗著紅色唇膏的嘴裏不時地發出「嗯
啊」不止的呻吟。
  王強收回摟著妻子肉體的雙臂,抓住妻子紫色乳罩的下沿快速的向下一拽,
頓時妻子乳罩的罩杯都被脫困而出了豐滿的乳肉,壓在了乳房下面。在昏黃的光
線下,妻子成熟豐滿的雙乳被堆積在下沿的乳罩高高的托舉著,驕傲的相擁挺立
在洗手間溫暖腥騷的空氣中,隨著我們兩個前後緊擁著她肉體的男人花樣百出猥
亵的動作而顫動不已。
  「嘿嘿,趙哥,玩女人,要半裸著才刺激。」王強一邊捏弄著妻子的臀肉,
一邊左右欣賞著妻子被他扒開乳罩後裸露出的豐乳,嘴裏還和我這個被他扒開乳
罩的熟女的老公不停地炫耀著。
  聽著王強對妻子肉體的品評,我的心裏很矛盾,既有對妻子的心疼,也有渴
望王強繼續變換花樣去玩弄妻子肉體的期盼,所有的感覺酸澀的堵在我的心頭,
刺激著我遊走在妻子大腿內側和布滿柔軟陰毛的陰阜上的雙手,不時地加重著力
度,變換著手法。
  「嗯……嗯……老公不要摸了,癢……啊……癢……」
  「操,告訴我哪裏癢?」
  「啊……屄癢,老公,我屄癢……」妻子害羞的微閉著睫毛搧動的美目,性
感的紅唇裏迎合著我,吐露著下流的語句。
  在洗手間狹窄的空間中,一個豐滿的熟婦被兩個男人緊夾在中間,白嫩的軀
體扭動出誘人的曲線,女人迷離的喘息和男人粗重的呼吸,組成了城市夜色掩蓋
下淫靡的樂章……
  正在我們沉迷于肉欲的享受時,洗手間的木門傳來幾聲急促的敲門聲,「趙
哥,來人了。」伴隨著孫虎低聲的提示,我們叁人一下從肉欲中清醒過來,手忙
腳亂的整理著各自的衣服……幾分鍾以後,在狹窄的過道裏,伴隨著路過客人疑
惑的目光,我們四人走進了餐區。
  看著窗外的夜色和倦怠不堪的妻子,我提出了先結束的建議,王強和孫虎兩
人也感覺玩得差不多了,所以在爭著付過帳後,和我們夫妻一起走出了燒烤店。
  在等待出租車的時候,孫虎又把妻子摟在懷裏,深深的舌吻著,我則和王強
隨意的閑聊著。
  「趙哥,不知嫂子在洗浴裏接客會是什幺樣。」
  「呵呵,刺激是刺激,就怕出事呀,你有路子?」
  「呵呵,我也是一說,慢慢碰吧!」
  這時出租車來了,在兩個男生注視的目光下,我和渾身綿軟的妻子坐著出租
開向了回家的旅途……
               【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