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刑讯张露萍

精彩内容:

張露萍(1921-1945),女,原名余家英,出生在四川省崇慶縣一戶普通人
家,14歲時考入成都建國中學,成績拔尖,因“積極參加抗日愛國活動”被校方開除,後入蜀華中學,並加入“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1937年結識車耀先同志,
並輾轉奔向延安,改名黎琳。入抗大學習,同年10入黨。
她爲人積極向上,活潑可愛,聰明伶利,樂觀開朗,擁有令人羨慕的美貌。從小學習成績優秀,愛國思想強烈,膽識過人。善排球、叁毛球、毽子等各種球類運動,身體健康。酷愛文學音樂,出演過《放下你的鞭子》、《鐵蹄歌》、“幹一場”等優秀文藝劇。
1939年秋,奉命赴重慶“中共南方局”接受任務,改名張露萍打入敵軍統局,
與秘密黨員張蔚林兄妹相稱,她工作極爲出色。可是有一天張蔚林因工作失誤,使地下黨身份暴露,又因叛徒出賣讓特務得以設套逮捕了張露萍。蔣介石聞訊後,暴跳如雷,一反常態的痛罵戴笠,並責令他一定要查出這件案子的內幕。
戴笠聽說其中還有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女共産黨員。這個淫棍對年輕美貌的女性最感興趣,他想趁此機會來觀賞一下張露萍的豐姿。戴先是誘利再故意放走她以“放長線釣大魚”,見這些招術一一破滅便使出了他的絕活——-酷刑拷打。戴笠認爲,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姑娘,是比較軟弱,不堪一擊的。只要把她先攻下來,其他幾個也就不攻自破了,因此決定先來審訊張露萍。
張露萍邁步進入審訊大廳,這裏原是湖南會館的舊址,大廳就是過去的戲台。在強光的照耀下,大廳裏亮如白晝,氣氛陰森,肅靜極了。粗眉大眼,滿臉殺氣的戴笠坐在上面,兩旁站著幾個垂手而立的打手,在等待著主子的命令。張露萍從容地站在那裏。她心裏明白,一場凶惡的戰鬥就要開始了。她必須沉著應戰,問句答一句,決不讓他們抓住任何把柄或辮子。
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孩傲然挺立在戴笠面前,毫無懼色,一副傲慢的樣子。戴笠看著她,凶狠地問道:“你叫什幺名字?”
張露萍神情自若,答道:“張露萍”
“家裏有什幺人?”
“父親是川軍師長余安民。”戴笠聽後剛要發作又軟了下來,接著問。
“那張蔚林到底是你什幺人?”
“我是他的女朋友,我們是路上認識的。”張露萍一口咬定這句話。
“什幺時候參加共産黨的?”
“我不是共産黨,我也不懂你說的什幺!”
戴笠什幺都問不出來,氣得捶桌怒吼到道:“狡賴!狡賴!給我打!”
“拍”的一聲,一根竹簽落地,代替了用刑的命令。
一邊一個特務,象餓虎一樣撲向張露萍,她的雙手被狠命地拉住,成了一字形,無法掙紮。另一個特務,剝去張露萍的上衣,手執鋼絲皮鞭,先從後面猛抽她的背部。裹有鋼絲的橡皮鞭,比一般的皮鞭更加厲害,是一種極爲殘酷的法西斯刑具。
培訓班裏出來的打手們都比較專業,他們又精准地有節奏地抽打張露萍的前胸,張露萍被鋼絲橡皮鞭打得滿身紅腫,五髒六腑劇烈震動,就象一把刀子在體內攪得疼痛難忍。她緊咬著嘴唇,不哼一聲。一會兒,就昏了過去。一瓢冷水向她頭部猛潑,她清醒過來。
戴笠聲嘶力竭地喝道:“快,快,快招供!是不是共産黨派你來偷情報的!”
“我不懂,我不懂……”
又是一根竹簽子落地的聲音。
又是一瓢冷水撥在她的頭上。
“我不懂!我不懂……”
敵人怎幺也想不到,這種極少在女子身上使用的毒刑,竟在這個年輕姑娘身上不起作用……
張露萍見戴笠氣急敗壞地奔到自已面前,被重重地挨了四記耳光,口角的血流了出來,從她美麗的眼睛噴出仇恨的怒火,直逼敵人。
戴笠見此情景,又氣又急,暴跳如雷。他命特務用鋼絲橡皮鞭抽打張露萍的逼和大腿內側,特務們將渾身濕漉漉血淋淋的女孩解開,分開她的兩腿。張露萍臉頰绯紅,心想:“你們抽吧,把屄抽爛掉還是那句話。”“啪!”只這一鞭,張露萍就口吐鮮血,昏死過去了。
她慢慢醒轉過來,開始發出微弱的呻吟聲,灰白的嘴唇淌著鮮血,但看起來沒有一點屈服的樣子。
戴笠覺得這裏的“設備”太少又但心“犯人”會吃不消被打死,便色厲內荏地喝道:“拉下去,吊起來。”
奄奄一息的張露萍被拖了下去,給胡亂地套上衣服後又被繩子反綁住雙手,吊在房梁上。深夜裏,張露萍的傷口開始劇烈作痛,由其是胳膊雙肩像酸痛的不得了,她抿了抿灰白開裂的嘴唇,心道:“敵人決不可能這樣輕易的放過自已,但無論受刑多重也不能說出實情。”因爲在事發前她就與張蔚林說過,不管人家怎幺問,就說我們是暗戀關系。
不久以後,張露萍被押進了白公館裏,戴笠指派特務余铎審訊張露萍。
刑訊室裏。
跑進兩個行刑的特務來,一個身材高大,面目凶惡;一個矮胖,滿臉橫肉人,他們赤著膊身上還帶著紋身,這些人本來就是流氓,後來參加了美國——軍統開設的培訓班,專門學習如何刑訊犯人(特別是女犯人)。只見他們兩個捶手挺立在余铎面前聽命。
余铎捶著桌子,大聲幺喝著:“快用電刑!”
張露萍被打手抓住捆在電刑椅上,又見兩個亮晶晶的夾子夾在自已的手指上。聽得高個子特務滿臉獰笑地對自已說:“你招不招供,再不招,就要過電了!”
張露萍頑強地扭過臉,一聲不哼。
高個特務看見張露萍不理睬他,便氣急敗壞地喊道:“過電!”
矮個特務,旋轉電鈕,觀察著女孩臉上的表情。張露萍身子一陣陣痙攣,接著呼吸急促,嘴唇抖動,覺得心髒好象快跳到嗓子眼這兒。電刑具儀表上已經到了一定強度,再加大電流,就要使她暈厥過去。張露萍感到心跳氣短,呼吸緊迫,十分難受。盡管特務們在狂叫,可她還是緊閉雙眼,咬著嘴唇,不哼一聲。
“停!”余铎命到。這個女共黨這幺堅強,前所未見,便下令剝掉她身上的衣服。張露萍濕透了的衣服全都被剝了下來,看見特務用電極一頭塞進自已的陰道,另兩只夾住自已的乳頭時不由面色绯紅,瞪大眼睛罵道:“你們這樣也是得不到任何東西的,今天,我就證明給你們看看吧!!!”
說著,電閘打開了,張露萍的身體猛然一激,覺得這些敏感部位好像遭無數個小火星轟炸一般,她大大的張開嘴,口水隨之流出,身體不停的顫動,血與汗從遍布刑傷的皮膚裏滲出,大小便也都失禁了,陰道裏分泌出白白的液體,口裏發出淒慘地叫聲。
張露萍就這樣受了幾個小時的電刑,余铎又將燒紅的烙鐵燙平了張露萍的那年輕的只有19歲的粉紅色的陰唇,陰蒂被燒紅的鐵夾連根拔掉,張露萍昏死過去,當她被涼水潑醒後打罵:禽獸,我的屄都被你們搞掉了,我身上還有比屄更軟落的器官嗎?現在我已經證明了這就叫鋼鐵做的,奶頭和屄也不例外。最後余铎被搞得精疲力竭,將燒紅的通條捅進了張露萍的屄內,直到陰道和肛門連接處的會陰部被燙穿才拔出通條:讓你雙小洞變一大洞,下次給你灌辣椒水,只見他和打手垂頭喪氣地爬出了刑訊室的門。
幾個月裏,特務一點口供都沒得到,只能將她和另外六名同志轉押到最殘酷最血腥的人間活地獄——-息烽集中營。
汽車途經遵義徑直南下來到了息烽縣,息營地處貴州息烽縣城南6公裏,那裏潮熱又陰森,蔣介石當時決定在這裏造監獄時大有“息滅烽火”之意。
張露萍來到息營後,監獄特務頭子何子桢下令要對這些“共黨要犯”統統砸上死鐐,這一次她又大步邁進被刑具室,她從白公館帶來的幾斤重的活鐐被惡狠狠地拆開,砸上了十幾斤的死鐐,熊熊烈火燒紅了鐵鐐接頭處的鉚釘,在鐵錘铛铛的敲擊下,張露萍的踝骨震痛如裂。她閉著眼,咬著牙汗水淋淋,不哼一聲。特務們見到這個極少給女子使用的死鐐釘在這個女孩腳上連喊都不喊一聲,不由暗暗驚訝,因爲許多男犯在上這種刑具時都要忍不住叫喊。
鐵鐐冷卻後,張露萍毫不在乎的挺起胸,蹒跚的走起來。十幾斤的大鐵鐐,又粗又硬,磨在她那被烤的脫皮的踝骨上,鮮血直淌,痛得鑽心難忍。她卻若無其事地一步步挨回義齋又黑又小的重禁閉室。
義齋的女難友們聽到沉重的腳鐐聲,從柵欄裏望見她那鮮血淋漓的雙腳不禁背過臉不忍再看。
貴州息烽多雨潮濕,牢房裏倒處都是叫不出名的蟲子,重禁閉室沒有窗戶,臭氣薰人,就算是一個健壯的硬漢也無法長期忍受這種環境。當遍體鱗傷的張露萍邁入在這暗無天日的黑牢時,她十分清楚,自已將要面對更痛苦、更殘酷、更漫長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