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日本精品高清一区二区一本到《图兰朵》的“库存滞销”带来了哪些警示?

精彩内容:

奇幻大片依賴的強視效,可能會有越來越重的“時間差”問題。

文/七月

可以預想到的市場表現。

雖然《圖蘭朵:魔咒緣起》(以下簡稱《圖蘭朵》)上映首日的排片占比達到了21%,只比《長津湖》低,但實際的票房占比只有5%,與位居第二的《我和我的父輩》差了8%。截至目前爲止,貓眼專業版對《圖蘭朵》的預測總票房落在了3千萬以內,基本說明了這部奇幻片遭遇了撲街。

實際上,盡管這兩年以來的國內市場上並不怎麽多見奇幻大片,但大多數奇幻大片的市場表現不盡人意,甚至屬于不及格的範疇。至少從觀衆的角度來看,對這類影片有了更加苛刻的評價標准,短時間內無法輕易改變這種不算友好的態度。

而對于《圖蘭朵》來說,影片上映面臨的市場大環境便是如今這種接受度不算高的不利情況。再加上,殺青已有3年的影片如今能夠上映,無法避免地會與當下觀衆的審美之間存在著一定的“時間差”。這些都成了《圖蘭朵》在爭取更多市場空間路上的絆腳石。

此外,奇幻大片往往優先以強視聽體驗進行突圍,但隨著視效技術不斷迭代、市場和觀衆持續升級,強視聽體驗已經不再是這類影片的絕對優勢了。拿3年前的視效來迎合3年後的觀衆,市場表現一般的《圖蘭朵》再次證明了這一點,同時也給了其他奇幻大片一些警示。

1

庫存大片

仍是IP 流量的組合。

實際上,《圖蘭朵》這部奇幻大片之前的一大吸睛之處在于,影片集結了蘇菲·瑪索、文森特·佩雷斯等一衆外國演員出演。而蘇菲·瑪索曾主演了《初吻》《芬芳》等代表作品,其中不少影片在國內獲得了不錯的評分成績。

再加上,《圖蘭朵》是改編自世界著名的同名歌劇《圖蘭朵》,同時由拍過《甄嬛傳》等作品的導演鄭小龍進行執導,又多了一層“加成作用”。正是如此,當時的市場和大衆其實對《圖蘭朵》有著一定的期待值。

只不過,從如今《圖蘭朵》的實際表現來看,貓眼7.7分的觀衆評分、淘票票7.5的評分以及豆瓣3.9分,已經能夠說明影片的內容是遠遠沒有達到及格線的。

究其原因來看,《圖蘭朵》存在的問題在于,能夠吸引到更多觀衆關注的外國演員並沒有具有說服力的戲份比重進行支撐,其實還是以關曉彤、姜文等國內演員爲主,這種期待值落空多少會産生一定的消極影響。

不僅如此,《圖蘭朵》最直接的一大問題是,于2018年7月殺青的影片時隔3年多才正式上映,有著不可忽略的庫存大片屬性,影片與當下觀衆的觀影需求之間有著一定的“時間差”。這也會一定程度上影響到影片實際的市場表現。

從《圖蘭朵》的預測票房成績僅有3千萬,上映次日的排片占比便被《蘭心大劇院》反超、下滑了一半來看,這部奇幻大片基本上只能以失利告終。然而,從影片的配置和投入來看,這樣的結果顯然是可惜的。

對比之下,《圖蘭朵》與之前的國産奇幻大片《長城》等有著很多的類似之處。同屬奇幻題材的兩部影片都是由樂視投資的視效大片,都是國內導演與外國演員、國內流量演員合作的國産電影,甚至《圖蘭朵》還有經典歌劇IP作爲基礎,完成了“IP 流量”的組合搭配。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長城》于2016年完成上映,當時還在野蠻發展的國內電影市場充斥了不少泡沫,張藝謀與馬特·達蒙等演員的合作能帶來不錯的大衆關注度,恰好符合當時關注流量的市場規律。由此來看,《圖蘭朵》也屬于這一範圍。畢竟,于2018年殺青的《圖蘭朵》也處于市場泡沫沒有消散的時間段內。

2

合拍片的“矛盾”

文化碰壁問題。

回看之前《圖蘭朵》的營銷宣傳,發布了主創人員對創作心路的剖析特輯。其中,鄭曉龍導演表示,《圖蘭朵》整個創作過程中極大的難點在于如何“破壁”,比如如何讓圖蘭朵故事裏的價值觀等徹底回歸東方。

不過,對于以《圖蘭朵》爲代表的中外合拍片來說,文化碰壁問題是一直以來都需要解決的根本矛盾。所以,其他中外合拍片也或多或少地都會遇到與《圖蘭朵》類似的創作壓力。

但更大的問題在于,無論是《長城》等之前已經出現的中外合拍片最終沒能避免市場表現的失利,還是《花木蘭》等近幾年好萊塢進行東方文化創作的影片遭到了國內觀衆更苛刻的評價,文化碰壁這一難點都沒能被解決。

從這個角度來看,《圖蘭朵》這樣的中外合拍片需要重新思考自身的創作核心,至少應該把創作核心從解決文化碰壁問題上,轉移到確定到底是從東方視角還是西方視角展開內容創作這一點上。

具體來看,《圖蘭朵》改編自同名的世界著名歌劇,原歌劇是西方導演創作的一個東方奇幻故事,實際上是從西方視角出發的,這本身已經産生了一層文化壁壘;而影片《圖蘭朵》是由國內導演進行執導的,卻是從東方視角來展開改編的,這無疑又産生了第二層文化壁壘。

正是因爲如此,《圖蘭朵》想要解決文化碰壁問題,需要面臨多重考驗,創作壓力並不小。畢竟,在經典IP的基礎上,《圖蘭朵》想要參照東方文化進行大改,這樣的做法並不現實。

與此同時,作爲一部從2018年積壓至今的影片,《圖蘭朵》還需要面臨另外一重考驗,即影片內容能不能符合當下觀衆的審美變化。從市場反饋來看,《圖蘭朵》與當下觀衆的審美之間確實存在著不小的“時間差”。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圖蘭朵》進行改編的同名歌劇在國內有著不錯的評價,但這只覆蓋了高知的小衆圈層;而當改編而來的《圖蘭朵》正式上映面向大衆時,影片同樣想要獲得不錯的評價,破圈的難度並不低。至少目前來看,《圖蘭朵》在這一點上是以失敗告終。

3

強視聽體驗的“時間差”

視效不再是大片的絕對優勢。

可以看到的是,在具體的宣傳營銷過程中,《圖蘭朵》還是進行了以強視聽體驗爲重點的相應動作。比如,官方釋放出來的特效制作特輯,包含了多處大制作場面的預告等。

然而,如今的國內電影市場已經較爲具體地體現出了“升級”——隨著市場升級、觀衆升級,完全以視聽體驗爲先的影片想要突圍的難度有所增加,至少強視聽體驗不再是推動觀衆走進影院的絕對優勢了。

再加上,對于國內電影市場來說,視效技術基本上屬于更新迭代最快的技術範圍,觀衆審美也跟著不斷升級。所以,從觀衆的角度來看,對以視聽體驗爲先的影片同樣有了審美層面的觀影需求,不能存在較爲明顯的“時間差”。

由此可見,積壓了幾年的《圖蘭朵》,即使抛開內容層面的問題不看,也在視效層面有著一定的拖垮影響,並不能完全滿足當下觀衆對特效呈現的審美標准。

不難發現,不僅僅是以視聽體驗爲先的國産影片面臨著市場大環境發生較大變化的問題,視聽體驗更成熟的好萊塢影片也在國內市場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在疫情之前,進口片的票房貢獻率就從2017年的47%下滑至2019年的36%;複工至今,除了出現了兩部破10億的影片之外,進口片基本沒能貢獻多少力量,尤其是好萊塢大片。

尤其是,從今年上半年複映的《指環王》系列影片的單片成績未能破億來看,即使這一系列影片是世界公認優秀的特效大片,國內觀衆也沒有對這些影片有著更多的認可度和接受度。這更能證明強視聽體驗具有時代性,需要滿足當下觀衆的審美這一點。

實際上,對于難以掩蓋自身“庫存片”屬性的《圖蘭朵》而言,從內容層面到特效層面遇到的問題也將成爲《封神叁部曲》接下來需要面對的難點。畢竟,于2018年開機的《封神叁部曲》有著成爲庫存片的極大可能,那麽影片上映之際也將遇到《圖蘭朵》在如今市場上經曆的各種審美“時間差”問題,特別是視效審美。

日本精品高清一区二区一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