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疯狂的央视主持美女李思思

精彩内容:

 李思思,央視綜藝頻道的當家花旦,近年來名氣直線上升,幾乎要超過董卿
那個老太婆。人長的青春靓麗,高挑的身材修長勻稱,皮膚雪白細膩,雙乳飽滿
挺拔,雙腿筆直瘦長,就連那翹臀也是渾圓結實,看的電視機前的男觀衆欲火上
升,不能自已啊!但是最讓人受不了的是李思思那天使般的面孔,一張瓜子臉,
一雙明亮的大眼睛,鼻子秀氣挺拔,紅唇嬌小可,下巴圓潤迷人,不像有些女星,
下巴能當錐子用!從她那櫻桃小口裏吐出來甜美膩人的聲音更像是催情的迷藥,
讓人聞之情欲勃發啊!

  大家可能會問爲何李思思會如此躥紅?該不會被潛規則了吧?這是普羅大衆
的心思,我告訴你吧,李思思還真沒有被潛規則。她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子,知道
怎樣吊男人的胃口,利用央視各位色狼男主持的好奇心,讓他們不斷的爲自己說
好話,漸漸爬到了如今的位置。李思思當然知道那幫男主持的花心,也知道自己
早晚會落入他們的手中,但是她並不恐懼,因爲她認爲女人就應該享受人生,用
自己的肉體換取名利地位!

  李思思有個秘密一直藏在心中,準確來說是她的一個不可名狀的愛好,她特
別喜歡那些身體健壯結實的男人,最好是地位低賤卑微的的男人,像農民工啊、
拾破爛的啊這些,每當想象自己被這樣的男人百般蹂躏,肆意撻伐,李思思的蜜
穴就會不自覺的流出汩汩的淫液,瞬間打濕自己的小內褲,搞得她不得不強力自
慰一番才行!但是這個隱私又怎能爲外人道?所以李思思只有壓抑著自己變態的
想法,在大衆面前做出玉女的樣子,回到家後才會瘋狂的自慰,發泄自己的下流
欲望。

  每當李思思在自己的公寓裏脫光衣服,手拿著一個大號的假雞巴捅自己的小
穴時,腦海中都會想象著一群強壯野蠻的男人圍著自己打飛機,然後開始輪奸她,
用各種方式來抽插她的肉穴,說著讓人臉紅氣喘的淫語,最後將滾熱白濁的濃精
射進她的肉穴、小嘴以及屁眼裏,她就會瘋狂的叫出來「你們都來幹我吧,我是
個騷浪的女人,是個妓女!」發泄完後,李思思就會變成一灘肉泥,半天不能動
一下。可是李思思心裏還是沒有下定決心讓也蠻強壯的男人幹,因爲她還忘不掉
自己的央視著名女主持人的身份!

  一天晚上,李思思主持完到了休息室,正好看見了朱俊。朱俊那淫邪的臉上
露出無恥的笑容:「思思啊,一會兒一塊出去吃飯吧,哥哥給你準備了好東西呢!」

  但是李思思心中另有隱情,況且她喜歡的不是這號人物,但是她又不敢把不
滿之情表露出來,畢竟朱俊是央視的綜藝一哥,以後說不定還有需要他幫忙的地
方呢。想到這裏李思思臉上浮現出最動人的笑容,用最甜膩的聲音說道:「朱哥
哥,今晚老家有親戚過來,實在是沒法跟你出去吃飯啊,要不改日吧。」

  朱俊聽到李思思如此動聽迷人的聲音,骨子裏都快酥透了,只覺得像喝了蜜
似的,渾身舒坦。「好啊,有啥需要哥幫忙的沒,盡管說?」朱俊故作熱心狀,
其實爲的還不是李思思那青春的肉體。

  「就怕到時候您貴人多忘事,不記得我這小女子喲!」李思思淫賤的將他一
軍。

  「你放心,哥忘了誰也不會忘了妹妹你的。」朱俊被哄得連自己長啥樣都快
忘啦。

  「那先拜拜咯,朱哥哥!」李思思揮手朝朱俊甜美的一笑。

  「啊?好的,拜拜!」朱俊還有點神不守舍。

  看著李思思高挑性感的身影漸漸走遠,一股邪惡陰險的表情浮上朱俊的臉上,
李思思你這個賤婊子,總有一天我要你成爲我的胯下之奴!朱俊心裏惡狠狠的想
著。

  出了「大褲衩」的門,李思思走向自己的汽車,開門進去坐在後面的位置上,
李思思嘴裏馬上發出「嗯啊」的呻吟聲,要多浪有多浪!爲何會這樣?原來李思
思今天欲望特別強烈,她的月事剛過去,只覺得身體的欲火無法抵擋,必須一個
的方式才能宣泄出來。所以李思思從網上郵購了一個跳蛋,將她塞進自己的肉穴
裏來上班。她怕震動速度太高了自己受不了,所以開的最低檔位,就這當她將跳
蛋放進自己的肉穴時,那震動傳來的快感讓她差點跪下。李思思就這樣肉穴裏夾
著跳蛋主持完了晚上的節目,當她回到休息室時其實很想趕快拿下來,可惜碰見
了朱俊那個大色狼,不方便動手。其實那會兒她都感到有一絲絲淫液透過她的丁
字褲流到了連褲襪的襪跟處,只可惜朱俊一心想著李思思的肉體沒注意到,失去
了一次調笑李思思的好機會啊!

  此時到了自己的車裏,也不怕被別人看見,李思思感受著跳蛋所帶來的刺激,
也忘了要將它取出來。隨著快感的加劇,李思思心中的欲望愈演愈烈,恨不得馬
上被男人的肉棒幹死!她發動了汽車,開開出了央視的大門。

  行走在夜晚的北京馬路上,看著一排排的摩天大樓飛快的向後掠去,李思思
心中覺得暢快無比。當然也有很多正在施工中的高樓大廈,依稀聽見鋼鐵碰撞發
出的聲音。看到這裏,李思思想到工地上肯定有農民工,他們一定是又黑又壯,
那肉棒也不會小到哪裏去。李思思心中的欲火直線上升,她不由自主的開車往京
郊的方向開去,因爲那裏有很多正在施工中的工地。

  到了南邊的京郊,李思思已經看到了一大片的建築工地,雖然已經到了深夜,
但是那裏仍然是燈火通明,爲了趕工期,工人們還在辛苦勞動著。

  想到這些工人如此辛苦,李思思心裏不由得泛起一絲同情,想到工人們身上
淌落的汗水與結實的身體,李思思又覺得非常向往。但是這裏如此熱鬧,得找個
僻靜的去處啊。李思思慢慢開這車往前走去,終于她看到了一片小樹林。嗯,這
是個好地方,李思思不由得微笑起來,但隨即又覺得自己真是荒淫無恥,竟然想
著讓男人來幹自己的肉穴。

  離那個小樹林又近了點,李思思熄了火,觀察著裏面的動靜。但是小樹林裏
漆黑一片,看不清有什麽東西。不管啦,沒有人自己就瘋狂自慰一把,總比憋死
強!李思思下定了決心。正要下車,李思思又停了下來,她臉上露出下賤的神情,
俯身朝後備箱低下頭。李思思拿出來一個紙袋子,從裏面掏出一團物事,就著車
裏的燈光一看,原來是幾件及其下流風騷的情趣物品。一條白色镂空的緊身包臀
裙,絕對是齊B的那種,胸前的領口開得非常低,不用低頭都能看見大半個乳房;
一條粉色的情趣丁字褲,總共沒有巴掌大,而且是開檔的設計,前面是一只黑色
的蝴蝶,後面就是兩條細繩而已;一雙足有15公分高的金屬細高跟涼鞋,是淡
藍色的水晶款式!李思思看了看這幾件東西,一股風騷之極的神情浮現在臉上。
她飛快的脫掉自己的連身裙,換上了小丁字褲,套上了齊B裙,蹬上了超高跟鞋。
她低頭看著自己這一身比下賤妓女還要淫蕩的打扮,心裏的刺激與渴望真是達到
極點!

  李思思打開車門下了車,盛夏的深夜微風吹來,她只覺得渾身舒服,仿佛被
男人的手撫摸一樣,就這都讓李思思爲之動情,小穴不禁夾緊,生怕跳蛋掉下來。
李思思輕盈的朝小樹林深處走去,對于她這樣的主持人來說,穿個高跟鞋跟吃飯
一樣,走起來四平八穩,而且由于超高跟的緣故,更顯得李思思豐乳肥臀,曲線
誘人!

  到了比較靠裏的地方,李思思看了看四周沒人,心裏稍顯失落。但她隨即蹲
下身來,張開雙腿,手伸到自己的肉穴上按摩起來。一股熟悉的快感傳遍全身,
李思思不由得擡頭微張櫻唇,發出享受的聲音。正在李思思陶醉其中的時候,突
然遠處有人喝道:「什麽人,想偷東西嗎?」是雄壯的男人聲音,李思思聽到心
裏真是暗喜,她並沒有覺得驚慌,因爲她覺得自己的準備沒有白費。

  「大哥,我是路過這裏的,想解個手。」李思思運用她最甜美的嗓音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你趕緊走吧,別被當成偷東西的小偷。」那個男人
的聲音說道。

  「但是這裏好黑,我害怕。你們有燈沒有,幫我照照路!」李思思用甜膩的
迷死人的聲音求道。

  那邊的男人沈默了一會兒,大概在考慮。「好吧,你幹嘛到這裏來,真是的!」
說完一束微弱的燈光射來,是手電筒的光。

  李思思朝那邊望去,原來不是一個人,是叁個人,叁個工地上的建築工人!
李思思心中一股熱流湧過,肉穴又夾緊一下,差點沒摔倒。

  「啊,大妹子你這是?」等男人走近,看清了李思思的打扮,不由得感到奇
怪!

  「昆哥,你看這個女人騷不騷,屁股都露出來啦!」左邊一個身材矮小結實
的工人說,「老李說的對,這個女人八成是個婊子,看她那裙子,下邊的逼毛都
能看見,真不要臉!」右邊一個又高又瘦的中年男人說道。

  「各位大哥,能不能幫忙照一下,我看不清路!」聽到這兩個男人如此議論
自己,李思思覺得自己仿佛被扒光了衣服一樣,既怪異又刺激。

  「我說妹紙你是幹什麽的,大半夜的在這裏可危險啊。」中間那個男人問李
思思。李思思聽出來了,這是剛才那個跟她搭話的男人,只見這個男人足有1米
8的身高,比右邊那個瘦高個還要猛一點,關鍵是身材很魁梧,很壯實!

  「昆哥,我覺得老二說的對,這個女人八成是個賣的,咱別管她了,走吧。」
左邊那個被稱爲老李的矮小男人說道。

  「就是,昆哥,這樣一個女人碰了會晦氣的。」右邊那個叫老二的瘦高個男
人也說。

  「你倆不能這樣會說,人家大妹子讓咱幫忙,咱不能丟下人不管啊。我們給
她打著燈,又不碰她,怕啥?」中間的昆哥說道。

  李思思聽到左右兩個男人說自己是妓女、婊子,只覺得心中的隱私被別人說
中一樣,臉上竟然有點燙。她聽得出來,那個老李、老二唯中間的昆哥馬首是瞻,
而且這個昆哥人還不錯,比較熱心。讓這樣的一位好心工人幹自己的小穴也不錯,
淫蕩的李思思這個時候還是想的男人的肉棒,真是夠無恥,夠下流!

  「昆哥,我不是妓女,我是…」李思思對著昆哥說,但是主持人叁個字畢竟
沒有說出來,因爲她心裏還有些擔憂。

  「是嗎,那我得走近看看。」昆哥有點不相信。

  「啊!你…你不是…那個主持人李思思嗎?」昆哥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沒想到平時在電視上高貴端莊的會是這個樣子出現在自己眼前。

  「什麽?」,「不會吧?」老李、老二兩個人聽到昆哥這樣說,也走近看看,
可是他們瞪大的眼睛已經告訴他們沒錯,眼前這個穿著白色镂空齊B裙,屁股都
要露出來的女人,這個被他們猜測爲妓女、婊子的女人就是平日裏他們在電視上
看見的那個清純甜美,笑容迷人的央視女主持人- 李思思!

  一時間叁個男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李思思一動不動!這樣離奇的事情發生在眼
前,哪個男人都不會相信的!

  李思思看著叁個男人這樣子看著自己,開始心裏還有點驚慌,但隨即便冷靜
下來,她不就是想要被強壯的男人幹嘛,雖說只有昆哥一個人身材高大魁梧,但
是叁個男人一起來的念頭讓她興奮的不得了!想到自己會讓男人如此吃驚,李思
思不由得露出自豪的笑容!

  「叁位大哥,我就是央視綜藝頻道的女主持人李思思,今晚路過這裏一時內
急想要解手,所以才到這裏來。如果你們幫我的話,我會報答你們的。」李思思
看叁個男人目不轉瞬的盯著自己,繼續編著謊言。

  「昆哥,真的是李思思耶,沒想到電視上那麽高高在上,底下卻像個妓女一
樣!」,「昆哥,我看這個女人就是李思思,不過我可不相信她說的要解手,解
手用穿成這樣嗎?」老李、老二在昆哥耳邊耳語道。

  其實昆哥這會兒已經明白眼前這個風騷露骨的女人必是李思思無疑,只不過
他還拿不定她要幹什麽。聽了身邊兩個工友的話,昆哥也覺得這個李思思行爲有
些怪異,莫不是瘋了吧?再問問她到底是怎麽回事。

  「李思思小姐你好,我們都很喜歡看你主持的節目,覺得你漂亮大方。沒想
到今天在這裏見面了。」昆哥說起場面話來怪怪的,跟他那民工的形象格格不入,
有一種強烈笑果。

  李思思聽到昆哥說著別扭的客氣話,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

  這下可好,昆哥後半截的話咽回了肚裏,老李、老二兩個男人口水都快流出
來啦。看到李思思這樣一個打扮風騷淫賤的年輕美女站在眼前,在看到她那如花
的笑容,泥人也會發情的,何況叁個性生活極度匮乏的工人!

  「我說了,我會報答你們的。」李思思看叁個男人被自己震住,心裏很是得
意,覺得自己的魅力真是大!

  「報…報答,沒什麽,只是幫個忙而已。」昆哥結結巴巴的說。

  李思思此時早已經忍耐不住,原以爲叁個工人會如餓虎撲食一樣把自己撕扯,
好讓自己享受那種狂野;沒想到這叁個工人還挺老實的,她已經不想再等了。

  「我說的報答就是這樣。」李思思說完走到昆哥面前,俯身摸到了昆哥的胯
下。

  昆哥的肉棒已微微發硬,眼前這樣一個妖豔女人,除非是瞎子才會平靜呢。

  李思思感覺到昆哥的變化,心裏浮現出昆哥的大雞巴插入自己騷逼的場景,
不由得手上加了點力度。

  昆哥受此刺激,不由得「哦」了一聲。「怎麽啦,昆哥?」老李、老二問道。

  「還不明白嗎?今晚你們就當是做了個春夢,我讓你們舒服,你們也要讓我
爽,事後咱們都一起忘得一幹二淨,誰也不許說。」李思思撫摸著昆哥的肉棒,
媚笑著對叁個男人說。

  「有…有這樣的好事?」昆哥就像被打蒙了一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耳
朵。

  「你不是騙我們吧?」老李問。

  「事後我們不會有麻煩吧?」老二接著說。

  「你們占了我這麽大的便宜還怕我騙你們,你們會有啥麻煩?」李思思已經
急不可耐,回答的有點不耐煩。

  「是真的,昆哥。」,「這好事不幹白不幹啊,昆哥」,老李、老二齊勸昆
哥。其實昆哥也明白了李思思的意思,這個女主持人別看平時像玉女一樣不食人
間煙火,原來也是個花癡,渴望被男人的大雞巴操她。老李、老二兩個人都沒媳
婦,對女人很渴望,自己可是有媳婦的,被媳婦知道了咋辦?昆哥想著。

  老李、老二知道昆哥的擔心,便一起向昆哥保證絕對不會跟嫂子說,男人怎
麽會讓老婆知道自己在外頭幹女人呢。

  李思思看著叁個男人在討論這事,心裏不由的好笑,別的男人想幹我我都不
願意,今天反倒求著你們幹我的肉穴!

  「好,咱們誰都不許亂說,就當做個夢,啥事都沒有發生!」昆哥說道。

  聽到昆哥這樣說,老李、老二均松了一口氣,看得出他倆已經非常興奮啦。

  「這就對了嘛,你不說我不說,誰也不知道,我讓你們滿意,你們也讓我高
興。」李思思看到叁個男人終于搞定,心裏也是充滿了期望。

  叁個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沒有動。原來昆哥他們叁個是工地上最
老實的人,別說受不了找小姐了,就是工友們聚一塊兒看黃盤也沒參加過幾次,
都不知道該怎樣做。

  李思思看此情形,心裏已明白了怎麽回事,原來叁個大男人竟是如此害羞。

  「算了,既然你們剛才說我是妓女、婊子,那麽今天我就是你們叁個的人的
婊子,我先爲你們服務吧。」李思思騷浪無比的說道。

  聽到李思思這樣說,昆哥叁個簡直不敢相信,天上真會掉餡餅,今晚要幹個
夠啊!

  李思思解開昆哥的褲子,脫下昆哥的藍色叁角內褲,昆哥那足有18公分長
的大雞巴一下子彈了出來,打在李思思的手上。李思思看了心裏一驚,這比自己
平時在家自慰的假雞巴還要大一號,不知自己的小穴吃不吃得消。

  李思思用手握住昆哥的大雞巴開始了上下套弄,因爲昆哥肉棒的粗大,李思
思的柔軟小手只能握住叁分之一,剛好能圈住棒身。同時李思思伸手摸向老二的
褲裆,老二的肉棒也已經微微勃起。被李思思猛的一摸,老二的肉棒跳動了一下。
李思思妩媚的看了老二一眼,差點沒把老二的魂勾去。

  摸了老二的肉棒一會兒,左邊的老李看的火起,直接褪下自己的褲子掏出肉
棒塞進李思思的手裏。李思思無奈,只有先放開昆哥的大雞巴,一手握著老李的
肉棒,一手撫摸著老二的肉棒忙個不停。昆哥退到一邊,嘴裏喘著氣,跟自己媳
婦在一起都沒這麽爽,昆哥覺得今晚真是走狗屎運啦。

  李思思摸著老李的肉棒,這個雞巴沒有昆哥的長,但是感覺更粗一點。她只
覺得今晚不虛此行,竟然碰到叁個男人。李思思轉身脫掉老二的褲子,老二那細
長的肉棒終于得見天日,論長度不及昆哥,也沒有老李的粗,但是老二的肉棒彎
曲的厲害,向上成一個弓形。李思思看著老二的這條大雞巴,芳心感到緊張,想
著一會兒被它插入的快感。

  李思思輪流套弄了老李、老二的肉棒7、8分锺吧,只聽老二說道:「不行,
我得歇會兒,被這個騷貨這樣弄都快射了。」

  「哥,騷貨弄得您爽吧?」李思思堆起淫賤無比的笑容問老二。

  「爽,沒想到你不光主持好,伺候男人更好,真是欠幹的婊子!」老二氣喘
籲籲的說。

  「等會兒讓你更爽,哥!」李思思聽到老二這樣羞辱她,內心深處竟然感到
前所未有的舒坦與刺激。

  「快點,賤貨!別光顧著跟老二說,手上也要動的快點!」老李急切的說道。

  「馬上,馬上,一晚上時間多著呢,還怕我跑了不成?」李思思的言語真的
比之站街女還要放蕩。

  看到李思思跟老李、老二說的如此下流刺激,昆哥在一邊看的是熱血沸騰。
他挺著肉棒走到李思思跟前,李思思看著昆哥的大肉棒,騷屄裏的麻癢簡直讓她
發瘋。

  「昆哥在家也怕嫂子嗎?沒事兒,今天是在外面,再怎麽幹嫂子也不會知道
的。」李思思又握住昆哥的大家夥,上下動起來。

  給昆哥手淫了2、3分锺,李思思擡頭淫賤的笑著說:「昆哥,剛才就你好
心幫我,妹子今天先讓你舒服。」說完一口含住了昆哥的大雞巴,旁邊的老二、
老李看的呆住了眼,沒想到清純玉女李思思會舔昆哥的肉棒,實在是太刺激啦!

  昆哥被李思思的櫻桃小嘴含住肉棒,心裏的快感說不出來,自己的媳婦可從
來不會這樣,每次都像個死人一樣,一點意思也沒有,還是大城市的女人懂得多
啊!昆哥滿意的吐出一口氣,享受起李思思的服務!

  這邊昆哥在感慨,老李、老二在驚訝,底下李思思的感覺也是一言難盡!以
前李思思只是用假雞巴,從來沒有想到男人的真雞巴是如此的美妙!昆哥的肉棒
插入她的小嘴裏,她的舌頭感受著肉棒的堅硬與熱度,那種脈動的感覺讓她如此
如醉,騷逼裏更加的麻癢難耐!

  老二剛才怕射精歇了一會兒,這時看到李思思竟然爲昆哥舔雞巴,不由得走
上前來掀起了李思思的白色镂空齊B包臀裙,露出了李思思那讓男人垂涎叁尺的
雪白大屁股。老二看著李思思的風騷淫臀,咽了口唾沫,「啪」的一巴掌打在李
思思的肉臀上,立馬五個鮮紅的指印顯現出來。

  李思思冷不防的被打,「啊」的叫了一聲,扭頭一看老二在身後,嬌嗔的說
了句:「討厭,哥哥幹嘛打的這麽用力啊?」

  老二還以爲李思思不高興了呢,正要說對不起,哪想李思思接著說:「不過
蠻舒服的,你就多打我兩下吧,終于知道妹子的身體好處多了吧,哈哈。」

  老二一聽李思思這樣說,心裏更加的鄙視李思思,沒想到這個淫賤如妓女的
女人還好這口,莫非是天生受虐狂?老二想不了那麽多,雙手撫摸著李思思的雪
白肉臀,擠壓著兩瓣臀肉,讓它變換成不同的形狀!

  就在這時,只聽老李「啊」的叫一聲,原來由于李思思的風騷賣弄,老李頂
不住李思思的手淫竟然射精了,一股股的渾濁精液射到李思思的胸前,順著短裙
往下流去。

  「真對不起,李思思小姐,把你的衣服弄髒了。」老李感到不好意思。

  「沒什麽,只要哥哥們高興,妹子的衣服又算得了什麽!」李思思看老李因
爲自己的手段而噴射,心裏感到非常的滿意。

  老李退到一邊休息,李思思便專心致志的爲昆哥口交起來,只見她口含肉棒
的龜頭,雙手上下整個握住昆哥的棒身,頭部一上一下有節奏的起伏著,嘴裏發
出「吱吱」的聲音,好像在唆棒冰一樣。昆哥看著胯下的李思思如此淫賤的爲自
己舔肉棒,口水都從她的嘴角滴落下來,這種刺激的場面讓昆哥的肉棒更加的火
熱硬挺!

  李思思爲昆哥口交了大約10分锺吧,見昆哥仍然是屹立不倒,她吐出嘴裏
的肉棒,用手上下撫摸著,「昆哥你真行,怪不得他們叫你哥呢,肉棒都比他們
厲害!」李思思討好的對昆哥說,那風騷的樣子恨不得男人排隊幹她。  「嘿嘿,知道哥的厲害了吧,待會兒讓你飛到天上去,小騷貨!」昆哥擰了
一下李思思的臉蛋,「真他媽的滑嫩,你說你怎麽會像個婊子一樣呢?」

  「我就是喜歡男人的大雞巴,就是要做婊子,妓女,我要男人都來幹我的騷
逼!」李思思狂熱的回應著昆哥。說完又把昆哥的肉棒一口含進嘴裏,可是由于
昆哥的肉棒過于巨大,光是一個龜頭就把李思思的小嘴撐的滿滿的。由于李思思
賣力的舔肉棒,她的臉頰都凹進去一塊兒,看著說不出的淫蕩風騷!

  只見李思思一邊舔著昆哥的肉棒,雙手不停的撫摸著棒身以及下面的卵袋,
甚至在昆哥的屁眼周圍不停的遊走。李思思別看平常清純高貴,家裏A片不少,
知道男人的身上哪裏更敏感。昆哥受到李思思如此待遇,爽的一直吸氣!

  這時老李已恢複了不少元氣,他走近李思思,扶著李思思讓她彎起腰來,然
後頭一低鑽到李思思的胯下。後面的老二看到嘲笑的問道:「怎麽啦,老李?難
不成想喝妓女的尿嗎?」老二知道老李的癖好,他曾多次說過要喝女人的尿,可
惜對于妓女他又不放心,如今遇到李思思這樣的女人,怕不是要一嘗心願吧?

  果然老李的聲音從底下傳來:「老子今天碰到這樣的女人能放過嗎?怎麽還
不比妓女強!」

  昆哥、老二二人相顧無言,齊齊放聲大笑。

  只聽老李的聲音又傳來:「媽的,要不說是臭不要臉的妓女呢,穿這麽風騷
的褲衩,這不是擺明讓男人幹她的臭逼嘛!」原來老李低頭發現了李思思的開檔
丁字褲,只在光盤裏見過的東西出現在眼前,老李難免覺得驚喜不已。

  聽到老李要喝自己的尿,李思思也吃了一驚,但是又覺得非常的刺激,她嘴
裏含著昆哥的肉棒,含糊不清的說道:「哥哥,我的尿最好喝了,我穿這樣的小
內褲就是勾引男人幹我的騷逼呢!」

  昆哥伸手輕拍李思思的臉蛋,「你個騷貨,真是比婊子還不要臉!」

  後面老二不停的拍打李思思的肥臀,不一會兒李思思的雪白肉臀變得紅通通
的,看起來有一種妖異的。

  突然李思思吐出了昆哥的肉棒「恩恩哦哦」的叫起來,原來老李脫下了李思
思的情趣丁字褲,用手在李思思的肉穴上摳挖起來。這樣的瘋狂刺激搞得李思思
欲生欲死,連昆哥的肉棒也忘記舔了,嘴裏不停的「嘶嘶」的吸著氣。

  「臭娘們兒,趕緊給老子舔,不然老子一會兒幹死你!」昆哥大力大了李思
思後背一下,摁住李思思的頭含住了自己的肉棒。

  李思思口被堵住,嗓子裏響起享受的呻吟聲,只不過有點沈悶而已,在這夜
深無人的郊外分外的誘惑,仿佛能把附近所有的雄性動物吸引過來!

  老李瘋狂的扣著李思思的肉穴,不一會兒李思思的肉穴裏流出了一股股的淫
水。「咦,這是什麽?」隨著淫水的流出,藏在李思思肉穴深處的跳蛋也滑了出
來。

  「媽的,昆哥你看,這個婊子就是下賤,逼裏面還塞著個這玩意兒!」老李
人在李思思胯下,手向上舉著跳蛋。

  昆哥一看是個跳蛋,又大力拍了一下李思思的雪白後背,「想男人想瘋了,
是不是?待會兒老子操爛你的臭逼!」

  李思思嘴裏又發出支支吾吾的聲音:「我要哥哥的大雞巴幹我的騷逼,早知
道哥哥的雞巴這麽好,我早就來這裏啦!」

  隨著老李不斷的摳弄李思思的肉穴,老二對她肉臀的瘋狂撫摸,以及嘴裏昆
哥肉棒的味道,李思思感到自己快要飛起來,嘴裏更加騷浪的喊著:「好哥哥,
我快要不行了,快點,我要飛起來了!」

  突然,老李在下面喊起來:「我操,這娘們兒真的尿了!」

  原來李思思在多重刺激之下,加上心理的滿足,終于達到了第一次,而且她
的身體敏感異常,竟然被刺激到失禁。微黃的尿液噴射出來,正好掃中老李的臉。
老李一個措手不及,被澆的暈頭暈腦。但很快老李興奮起來,知道美女的尿液終
于來了,他興奮的張著嘴,對著李思思的肉穴位置,接著那對他來說宛如瓊漿玉
液的液體!

  李思思沒想到被男人玩弄的高潮如此強烈,差點沒軟癱在地,被昆哥強有力
的臂膀一托硬彎著腰不能動,只能一邊嘴裏含著大肉棒一邊渾身顫抖著享受高潮
帶來的沖擊!

  老李心願得到滿足,鑽出了李思思的胯下,老二問道:「怎麽樣,夥計?啥
味道?騷女人的尿液好喝不好喝?」

  「雖然有點鹹鹹的,但是能喝到央視美女主持的尿也是難得啊。」老李開懷
的笑出來。

  昆哥把李思思拉的站起身來,只見李思思面目潮紅,雙眼猶如失去了神采一
般,嘴裏喃喃自語著,還沒有從高潮的余韻中回過神來。

  「老二,換你來,讓我先幹她的騷逼!」昆哥對老二說。

  老二起身走到李思思跟前,捏著她的嘴巴把自己的肉棒捅了進去。昆哥讓李
思思扶著老二的腰部,讓她把屁股撅起來,將她那迷人但又下賤的肉穴顯露出來,
在燈光的照射下,李思思的肉穴泛著下流的光澤,兩片木耳還是比較粉嫩的,隨
著陰洞的開合抖動著,隱約可見還有淫水往下淌著。

  昆哥伸手抹了一把,手上全是李思思的淫水,「真是賤,看來得趕緊讓你舒
服舒服!」昆哥雙手大力拍了李思思肉臀一下,疼的李思思叫了一聲。

  「昆哥,我就等著你的大雞巴插我的爛逼呢,快點吧,人家等不及啊!」李
思思無恥放浪的叫起來。

  「小騷貨,哥的大雞巴來了。」昆哥說完挺起腰部往前一動,粗大的肉棒嗤
的進去大半根。「真是爽死了,女主持的騷逼就是舒服,緊,熱,比媳婦的好!」
昆哥由衷的感歎道。渴望已久的野蠻男人的大肉棒終于插進了李思思的肉穴,她心裏得到的滿足
感和肉穴裏由于大肉棒進去而産生的腫脹感讓李思思感到了真家夥的威力,那種
的粗壯與火熱的堅硬讓李思思再次陷入瘋狂!

  老李一看昆哥跟老二都忙著,自己一貓腰又鑽進了李思思的身下,將她的齊
B裙往肩頭一掀,握住女主持的兩顆飽滿肉球玩弄起來。李思思的乳球在老李的
手中不斷的變形,那種由于大力擠壓帶來的疼痛快感讓她欲罷不能,只有報以
「嗯嗯啊啊」的呻吟聲!

  一時間寂靜無人的小樹林裏,在微弱的燈光下,央視著名女主持人李思思,
一個平日裏高不可攀,仿佛清純玉女的人,此時嘴裏含著一根肉棒,小穴裏插著
一根肉棒,雙乳被男人下流的玩弄著,胯間的丁字褲早已被褪下,齊B的镂空裙
也形同虛設,就這樣以一個下流淫蕩無比的樣子出現在這裏,享受著民工帶給他
的肉體享受!

  昆哥加快了肉棒的抽插,雖然昆哥一向以持久力自豪,但是今晚的經曆實在
太過離奇,如此豔遇讓人難以想象,加上李思思前面給他的口交,此時只覺得泡
在李思思肉洞裏的大家夥漸漸抖動起來,昆哥知道自己快到射精的邊緣。他雙手
不停拍打李思思的肉臀,臀部大力撞擊李思思的屁股,要不是老二在前面頂著,
估計李思思早已被幹的趴下。「啪啪啪」昆哥與李思思肉體撞擊的聲音聽起來讓
人聯想到各種淫亂的場面!

  前面的老二嘴裏也不停的「啊哦」叫著,似乎也在極力忍受著。昆哥看老二
的樣子,知道他也到了發射的邊緣,「老二,再忍一下,我也快射了,咱倆一塊
兒射這個臭婊子!」

  昆哥急速的聳動屁股幾下,將肉棒深深的頂進李思思的騷逼深處射精了。與
此同時老二也低吼一聲,死死抵住李思思的頭部,在李思思的嘴裏爆漿啦。

  李思思花心受到昆哥精液的有力沖擊,只感到渾身上下每個毛孔都張開一樣,
舒爽的簡直要死去!嘴裏嘗到老二腥臭的精液的味道,刺激的她的味蕾更加敏感,
兩股不同的快感交彙到她的大腦皮層,李思思再也忍受不住,第二次高潮飛快到
達,肉穴深處用處濕滑的淫水,將昆哥的大肉棒淋得濕漉漉的,順著兩人的交合
處流下來,在燈光的映照下,李思思的騷逼是那麽的淫亂誘惑,粉紅的淫肉不停
的張合著,吐出一股股的液體!

  老二放開了李思思的頭,滿意的吐出一口氣。只見一股白濁的精液從李思思
的嘴角低落,順著下巴流到胸前,真是看得人血脈贲張啊!

  隨著昆哥跟老二的松開,李思思的身體就如沒有骨頭一樣軟倒在地上,嘴裏
發出混亂的聲音,反反複複再說:「啊,好爽!哥哥操的妹子的逼好舒服!精液
的味道真好聞,真好吃!我還要哥哥的大肉棒!」

  昆哥坐倒在地,嘴裏氣喘籲籲,「媽的,幹婊子的騷逼就是爽!比幹媳婦美
多了!」

  老二也喘著氣說:「這個李思思真是沒想到啊,如此的風騷淫蕩,真是比光
盤裏的女人還不要臉!」

  這邊二人還在感慨,那邊老李又扶起了李思思。不過李思思由于高潮的強烈,
還在昏亂之中,有點站不起來。老李對著二人吼道:「搭把手啊,你們爽完了,
老子還沒爽呢!」

  「著什麽急,不讓人家妹子歇會兒。」昆哥還是比較憐香惜玉啊。

  「怕什麽,這個爛婊子不是說要讓咱們高興嗎?我看人家已經抱定了犧牲自
己成全咱們的決心!」老李便扶李思思便說。

  昆哥、老二罵罵咧咧的站起來,一人抓住李思思的手讓她扶在一棵樹上,一
人掐著她的腰不讓她倒下。老李吐了口唾沫,伸手撸了幾下肉棒,對準李思思的
肥嫩鮑魚便刺了進去。

  李思思雖在意識混亂之中,但身體裏插進了一根肉棒仍然讓她覺得很舒服,
嘴裏不由自主的呢喃著:「好…好爽,我要哥哥的肉棒!」

  「聽見沒,這個婊子還要男人幹她,你倆別客氣啊!」老李淫邪的笑道。

  昆哥跟老二一看李思思如此狀態下還念叨著男人的肉棒,心底裏僅存的一點
憐惜之心盡去。昆哥對老二道:「老二,你雞巴較細,這樣你幹這臭婊子的屁眼,
老李還插她的爛逼,我插她的小嘴。」

  叁人將身上的衣服鋪在地上,弄成一個簡單的床單,將李思思拖到上面。老
李讓李思思跪趴在那兒,撅起雪白的大屁股,就像一條母狗一樣。

  「哈哈,你倆看這個臭婊子的樣子像不像是母狗啊?」老李對著昆哥跟老二
說。

  「費什麽話,快點幹呗!」昆哥罵道。

  于是叁人分工,老李在下反插入李思思的肉穴,老二在上把肉棒頂進了李思
思的直腸,昆哥抱住李思思的頭,分開她的嘴將肉棒硬塞進她的嘴裏。叁人互相
使個眼色,一起動起自己的肉棒。

  李思思渾身上下3個洞全被男人的肉棒塞滿,那種腦海深處的感覺告訴她自
己的夢想得到了實現,她努力的掙紮著,極力配合著叁人的抽插。從叁處傳來的
快感彙聚到李思思的感官深處,她不由得開心淫笑起來!

  于是,我們高貴、端莊的央視女主持人李思思,此刻在這京郊的小樹林裏,
身上叁個洞塞滿了男人的肉棒,以一種比母狗還屈辱的方式歡快的迎合著男人對
她的蹂躏,嘴裏發出淫蕩無比的聲音,配合著男女肉體摩擦的聲音,彙成一曲音
樂飄蕩在北京的夜空!

  黎明4點左右,在京郊的一片小樹林裏,天已微微透亮。一塊由髒衣服堆成
的「床單」上,一個渾身上下只穿著超細高跟鞋的女人癱倒在上面。此時如果有
人路過看到,一定不敢相信她就是央視的當家花旦- 李思思!只見李思思全身都
是粘稠的液體,有精液,有口水,當然也有她的淫液!她的嘴裏、騷屄裏、屁眼
裏還在往外流著精液,甚至她的頭發上都沾滿了一絲絲的精液!她的乳房已被揉
搓的有了腫起的痕迹,她的雪白肉臀也變得青一塊、紫一塊!她的雙眼呆滯,仿
佛已失去了靈魂!但是她依稀可見的美麗容顔卻帶著滿足的喜悅!她的嘴裏一直
在不停的低吟著,如果你俯下身子就能聽清她說的是:「我喜歡粗壯野蠻男人的
大肉棒,我喜歡被男人幹我的騷逼!我是個婊子,我是個連母狗都不如的下賤女
人!」